神道狂尊 第229章 感到寒冷

小说:神道狂尊 作者:拥有一切 更新时间:2019-09-01 00:25:59 源网站:棉花糖
  “欺人太甚”镇星宫中云霄上人砸碎了杯子怒骂道:“天玄宫真当我镇星宫好欺负不成”

  “夺源放屁,东荒郡都数百年没有夺源的事情了。我知道每隔三十年一次,可谁又申请了”明珠真人冲着郡王府传令的执事长老道:“天玄宫算个球,拢共三个人,他们凭什么想要夺源。”

  “哈哈哈,天玄宫真是我驭剑宗的好朋友啊”驭剑宗宗主大喜道:“我刚得了一百套阵旗,正想着要重新发起夺源。没想到天玄宫却已经率先发起了。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天助我也。”

  “让三王子参与夺源哦,的确是王爷的意思。”青月门门主嫣然一笑,冲使者道:“行,此事就按王爷说的去做。”

  不过三日的功夫,整个东荒郡的修士们都知道了一件大事,半年后将会在东荒城内进行夺源大比。

  “林翰小小年纪不但已经是筑基中期的修士,而且还是双属性先天道体。未来成就不可限量,现在发起了夺源大比。至少也能抢夺一条灵石矿脉,我们现在拜入天玄宫,那就是雪中送炭,日后一定会被重用。”

  “青天侯不愧是我东荒郡的奇才,只是郡王府和八大修仙门派是那么好惹的吗夺源可是关系到他们切身实际的利益了,不知道这一次又将会在东荒郡引起怎样的风云。”

  “夺源大比那不是只有结丹期以下的修士才能参与的吗天玄宫现在不过三个人,难不成青天侯打算一个人去比试他才筑基中期,纵然资质逆天,但也不能横扫整个筑基境界的修士吧要知道每个小境界之间的差距,那是非常大的。”

  天玄宫最近几个月在东荒郡折腾的动静太大了,名声太响。

  终于有修士下定了一拼的心思,前往天玄宫拜师。

  有一个人带头,便有第二个,第三个。

  不过五日的功夫,整个青羊山下已经汇聚了南来北往不下于上万名修士。

  这些修士百分之九十八的都是练气修士,筑基期修士有二三十名。

  只不过上万名修士都被困在了山下,没有一人能够上山,进入天玄宫中。

  天玄宫时至今日,也不是说什么人想拜就能拜的。

  林翰在山下设置了阵法,凡是能够走出阵法,来到天玄宫的修士,就算是符合天玄宫的择徒标准。

  站在新修好的天玄宫祖师大殿顶部,阴风老鬼与洪太虚眺望着山下,看着那黑压压的人群如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可是怎样都无法通过山口上得山来。

  “门主这又是何必”阴风老鬼不解的看向林翰问道:“既然来拜师,哪怕对方是细作。只要对方发下血誓,签下血灵契约,那也断然不会做出对我天玄宫不利之事。何必用阵法进行考验呢阵法师在修仙界本身就是个奇缺的职业。便是老夫我不用蛮力,单凭直觉,也未必能够走出门主设置的阵法,更不要说这些散修了。”

  “有没有细作我不清楚。”林翰目光深邃的看向山下的人群,淡然的道:“但我天玄宫目前缺少的不是在修炼上资质逆天的弟子。”

  阴风老鬼有些懂了。

  洪太虚未开口,而是陪同林翰静静的看着。

  终于在第十日,有人通过了阵法的考验,走入了青羊山。

  洪太虚顿时如同苍鹰展翅,飞下山谷,不多时便已经将此人带上天玄宫上。

  “弟子叩见掌门师伯”王大富见了林翰,顿时激动地跪下,叩首道:“愿师伯万寿无疆。”

  林翰神情带着几分意外,看了王大富片刻,直至对方汗流浃背,圆胖的脸上出现惶恐才出声道:“你是如何走出阵法的”

  王大富见林翰没有先问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反而询问有关阵法上的事情,当下老老实实的道:“弟子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走进师伯布置的阵法中后,我便闭着眼睛,硬着头皮的向前走。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便已经走出来了。”

  林翰面露古怪,他在山下设置的只是一个最简单的两个叠加的阵法,迷阵与幻阵。

  只要稍微懂一些阵法基础的人,都能够走出去。

  但十天的时间,只有王大富一人走出来。

  别小看林翰设置的这两个阵法,若是对阵法没有悟性,没有先天的本能,是不可能走出这两个阵法的。

  林翰要招收的并不是在修为上有多大成就的修士,而是想要在阵法上有悟性的修士。

  “王大富,你不是已经离开青羊山,发誓永远不会再回来了吗”林翰面露正色的问道:“怎么现在又回来了”

  王大富老脸一红,其实他也是走投无路,当初要知道跟在林翰身边,只要在忍上一年的功夫,便可以飞黄腾达了,他也不至于离开。

  “当日,我天玄宫危难之时,你们选择离开。”林翰双眸带着凌厉的盯着王大富道:“本座并未阻拦,但今天你又跑回来。即便是通过了阵法的考核,本座也不会再收你这样的弟子。你走吧,趁着本座没有发火之前。”

  天玄宫招收的不光光是有能力的弟子,更重要的还是人品。

  王大富等以前青羊山江湖门派的武者,曾经并入了天玄宫,可却在得知林翰得罪了郡王府之后的一夜之间果断离去。

  这种等同于背叛了天玄宫的人,林翰是不打算将他们招收回来的,因为那样他们就会背叛第二次。

  阴风老鬼与洪太虚都不明白当初天玄宫发生的事情,故此此刻只静静地听着,并未多言。

  “掌门师伯”王大富吓的全身发抖,匍匐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嗓音一度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林翰不由皱眉,若不是念在当初的那几天情分上,他早已经一甩手将其扔下山去了。

  见王大富情绪激动,便夹带着一分真元,喝道:“不许哭,有话立刻说。”

  王大富只觉得耳边响起了林翰那如同炸雷一样的声音,震的他双耳发聋,顿时受惊,缓了片刻,才对林翰红着眼睛道:“我知道,我当初胆小,我离开了天玄宫。我不是人,我连畜生都不如,像我这种背弃师门的人应该千刀万剐。可是,可是我不甘心啊。掌门师伯,我要报仇,我要杀了那些混蛋,我要给我的妻儿老小报仇。”最后一句话,王大富说得极为怨毒。

  “想报仇的话你来错地方了吧”林翰挑眉道:“现在给我滚下山去,否则别怪我亲自动手了。”

  “掌门师伯”王大富哀伤的望着林翰道:“求您给我一次机会吧,我能够通过这个阵法,这不是天意吗若是我与天玄宫无缘,我根本不可能走出这个阵法的。掌门师伯,求求你了,教我修仙。只要您能帮我报仇,我这辈子给您当牛做马。”

  洪太虚并不了解天玄宫当初的事情,但见王大富神情激动,言语间也十分诚恳,并非虚假之辈,加上十天了,才有一个人通关。

  于是动了几分恻隐之心,对林翰道:“不妨听他说说他的仇家是谁。老夫相信,他能够回来寻你,必定是走投无路。毕竟以前也是天玄宫的弟子,不妨给他一个机会。”

  林翰古怪的看了洪太虚一眼,不明白这个看似温和友善,实际上骨子里十分心狠手辣的人怎么今天居然发善心了。

  但洪太虚开口了,林翰不能不给这个面子,便对王大富开口道:“既然太上长老为你求情,本座便给你一个说话的机会。将你下山后的事情老老实实的与本座讲,敢撒谎一句,本座便将你扔下这山谷。”

  王大富十分感激的望了洪太虚一眼,然后对林翰说出了当日离开天玄宫之后的事情。

  半响,王大富眼泪长流,眼睛更是哭的红了,一抹脸上的泪水,对林翰道:“掌门师伯,郡王府太残忍了。整整一千三百二十八条人命啊,说杀就杀了。若不是师侄我命硬,心脏长到了右边,就真的没命了。师侄我也不想活着了,一家老小全都死了,留着我一个人干什么我想过自杀,可是每当我要自杀的时候,我脑海里呈现的都是我家人还有那些无辜人死去的痛苦样子。我要报仇,师伯,求你帮我。”

  林翰听的半响不语,他面色冷峻,实则心中已经动起了杀机。

  当日林翰察觉到天玄宫将会有危机,而王大富几人也察觉到,便申请离开天玄宫。

  林翰当时心中虽然看不起他们,但也知道他们只是普通的凡人,根本不能与修士相抗衡,还给了他们银票让他们离开,但银票也被婉拒了。

  本以为以后老死不相往来,再也见不到了。

  没想到还真的是见不到了,不是不想见,而是所有人都死了。

  林翰得罪了郡王府,遭到郡王府的追杀。

  郡王府抓不到林翰,大怒之下,便开始抓与林翰有关系的任何人。

  很不幸,王大富他们被找到了,即便是凡人,即便是已经脱离了天玄宫,可他们还是遭到了郡王府甲兵的袭杀。

  林翰能够想象那是怎样的血腥场面,老人悲愤的吼叫,妇女与孩子惊恐的眼神,青壮年男人们愤怒的神情。

  即便是没有身临现场,林翰依旧能够感受到整片空气中似乎都凉了。

  “郡王府,郡王府”林翰握紧了拳头,他面色低沉不语,这些人因他而死,他在这一刻涌起了无尽的愤怒,心中在咆哮:“连那些与老子无关的人你都杀,终有一日,我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百里之外的东荒郡内,姬霸日无缘无故的打了个喷嚏,莫名的出现短暂的心慌,不由苦笑的摇了摇头,暗想他最近一段时间忙于公事真是太累了。否则一个结丹后期的高手又怎么会在春天的季节感觉到冷意呢

  纵然当初那些青羊山已经被收编的江湖门派的人与林翰并无多大关系,可他们因为林翰而死,这引起了林翰心中对郡王府的极度反感。

  王大富作为唯一幸存者,林翰考虑了一下,让他继续留在天玄宫。

  “报仇的事情”林翰目光烁烁的盯着王大富道:“我希望有一天你可以通过你自己的努力来完成。”

  王大富痛哭而出,他鼓起勇气回到天玄宫,其实也非常的没有脸。

  当日之所以选择离开,是真的害怕了,林翰是修士,可他们只是凡人。

  凡人再厉害也只是凡人,一个最普通的修士都可以将他们像蚂蚁一样斩杀。

  若只是孤身一人,或许还会与林翰同进退,可他们都有一家老小,而且当时木万春为了逼迫周无风他们已经杀了不少人。

  在重重恐惧之下,他们选择了离开天玄宫。

  王大富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会回到这里,更没想到林翰真的收留了他。

  五十多岁的人了,足足哭了半个时辰,既有惭愧,又有感激,的还是激动,他终于有机会能够为那群惨死的家人和无辜的人们报仇了。

  时间一晃,过去了两个月。

  每日前来天玄宫拜师的人不计其数。

  有的人为了彰显自己的能力,不顾规则,直接飞到天玄宫所在的山峰上。

  可是不过才飞了半截,就被洪太虚和阴风老鬼无情的打落,轻则受伤,重则当场而死。

  几次立威之后,再也没有人敢挑衅天玄宫拜师的规矩。

  而在这两个月内,通过阵法的选拔,终于选出了三十人。

  这三十人都是从上万人中脱颖而出的,他们的修为有高有低,但都对阵法有浓厚的兴趣,而且天生具有让人震撼的悟性。

  林翰自知他在阵法方面的经验也只是个门外汉,炼制一些低级阵旗还可以,过于深奥的阵法理论便不行了。

  于是,从一开始,林翰就已经想好了让秘境精灵充当阵法教导师的角色。

  为此,林翰还给秘境精灵起了名字,赏了封号。

  即便秘境精灵没有躯体,但它依旧得了天玄宫传法大长老职位,并且改名林涅盘。

  又过去了半月,再也没有人能够通过山下的阵法考验。

  林翰决定暂时停止拜师。

  公告一出,山下的修士们顿时传出各种不满的声音,但林翰却不为所动。

  当然,由于洪太虚与阴风老鬼之前的几次强势出手,这些修士们都没敢过于放肆。

  没几日,便都各自散了。

  “兹日起,我志愿加入大炎世界楚国东荒郡青羊山天玄宫。拥护天玄宫的纲领,遵守天玄宫的门规。履行天玄宫门人弟子的义务,坚决执行天玄宫的决定。严守天玄宫的纪律,保守天玄宫的一切秘密。对天玄宫忠诚,对掌门林翰忠诚,愿意为天玄宫成为天下第一修仙门派的伟大目标而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天玄宫和掌门林翰牺牲一切。永不背叛天玄宫以及掌门林翰。”

  三个名新拜入天玄宫的弟子,包括王大富在内,都各自用了精血,与林翰签订了在林翰以及洪太虚还有阴风老鬼三人看来应该是无懈可击的血誓契约。

  其实,经过不知多少万年的发展,很多的血誓契约都是大同小异,只不过略微的休整一番就可以。

  但还是有很多智慧超高的修士,他们往往还是能在缜密无暇的血誓契约中发现细微的小漏洞,从而放大,放大再放大,已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可眼下,至少在林翰眼中,他的这份入门血誓契约是非常完美的,凭借他前世今生的两世记忆和经验,没有找出半点破绽。

  “这里有一百万下品灵石”林翰随手一挥,将地上铺满了下品灵石,对着三十个望向这么多灵石显得有些傻眼的弟子们道:“尔等跟随涅盘传法大长老学习阵法,三个月之内,谁能独立刻画出一面阵旗。这一百万下品灵石将会奖励给他,同时,我知道你们修为都不高。但不要紧,我手中有一部妖族神功,金翅大鹏吞天功。只要修炼成第一层,便可以与练气大圆满境界相比。此功不需要什么修仙特有的资质,它只需要用灵石。200万下品灵石,足以让你们修炼到第二层。那可是可以拥有堪比筑基初期顶峰的实力。”

  一番许诺慰问之后,林翰便将三十人分配到阵法殿中。

  自从前段时间重新将天玄宫祖师大殿修好之后,林翰又将天玄宫的各个大殿进行了规划。

  目前天玄宫的规模共有七座大殿。名字分别是,丹药,阵法,法宝,藏书,神通,乾坤,祖师。

  丹药殿是炼丹,阵法是炼制阵法,法宝是炼制法宝,藏书是放置修仙功法的地方。

  神通则是放置一些神通法术的秘籍,乾坤大殿则是平日里决策大事的地方。祖师大殿则是供奉祖师的地方。

  人员住宿,则是在七座大殿之外的小型宫殿建筑中。

  其实这都是天玄宫千年以前的规模,林翰并没有新建,只是维修了一番。

  千年前天玄宫也是个修仙门派,并不是多出名,但当时的祖师很明显也想将天玄宫发扬光大,故此初期的建筑还是非常具有规模的。

  只是未想到后世子孙一代不如一代,最终天玄宫沦落成了一介小江湖门派,连门派的修仙功法都没有遗传下来,传承上除了一些炼丹术之外,基本上都断绝了,简直让人悲哀。

  现在天玄宫重新踏入了修仙门派的行列,若是天玄宫祖师们泉下有知,也定然会欣慰不少。

  三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

  距离夺源大比的日子只有不到一个月了。

  “成功了,掌门师伯,我成功了。”欢呼的声音传入林翰的休息殿堂中。

  王大富一脸兴奋的跑进来,拿着手中他炼制好的阵旗与林翰检查。

  林翰十分意外,这三十人都是对阵法上有天分的苗子,用秘境精灵林涅盘的话讲,这些人在它的教导下,最低都是低级阵法师的材料。

  但林翰怎么也想不到,王大富居然是第一个成为阵法师的人。

  检查了一下王大富炼制的阵旗,却是一面最普通不过的迷阵。

  “吩咐下去,将所有人召集到乾坤殿中。”林翰起身休整一番,离开休息殿堂前往乾坤殿。

  到了乾坤殿,林翰当众表扬了王大富。

  王大富并不是修士,体内并无精血,可在洪太虚的帮助下,将其强行改造成了一名具有练气一层修为的修士。

  即便如此,也足够了,只要成为修士,哪怕是最低级的。那他的体内就会拥有修士才能拥有的精血,用此可以炼制阵旗。

  “本座说话算话,这一百万下品灵石奖励给王大富”林翰郑重的将储物袋交给王大富,连同那枚刻有金翅大鹏吞天功的玉简也一并交给了王大富,对其余神情中带有各种羡慕的弟子们道:“你们也不要气馁,本座向来公平。凡是有人能够炼制成功阵旗,本座都有奖励。”

  这一下激起了众人的激情,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们加入天玄宫的目的还不是想要获得的修炼资源。

  “太上长老,大富修炼金翅大鹏吞天功的事情,便交与您老来指点了”林翰冲着洪太虚道:“夺源大比马上就要到了,我要多多准备。”

  洪太虚并未推迟,一口答应下来。

  接下来的日子中,一天天过去,距离夺源大比不到七日的时候。

  天玄宫三十名修练阵法的弟子已经有五人能够炼制成功了。

  当然,他们的手法还不是特别熟练,但只要给他们足够的时间,想成为真正的阵法师并不是问题。

  距离林翰申请夺源大比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半年。

  林翰在这半年中也有了一定的收获,他前后共炼制了六百套血气阵旗。

  天玄宫与天机阁有协议,每个月都会为天机阁提供上百套的血气阵旗,供应他们进行买卖。

  为了保证天玄宫的利益,林翰十分配合,每次交易都十分的隐秘,丝毫不让外界发现炼制阵旗的人就是他。

  本来林翰还打算用阵旗招揽弟子,可现在完全是多此一举了。

  半年来,天玄宫山下每日都会聚集一些前来拜师的人们。

  而且这些人特别较劲,越是拜师无门,越是来的人。

  基本上每天天玄宫山下都会聚集上万的人,为此对周边的一些山民的经济造成了一定的促进作用,十分协调了当地的经济发展。

  夜深人静。

  天玄宫祖师大殿中来了两个人。百镀一下“神道狂尊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神道狂尊,神道狂尊最新章节,神道狂尊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